【湖大学人】石锓:汉语语法研究的行者之路

转校园网新闻:

 人物名片:石锓,湖北省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,湖北大学文学院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著述《汉语形容词重叠形式的历史发展》一书,荣获第十四届王力语言学二等奖(2011年)、第六届高等学校科学研究成果奖二等奖(2013年)。曾先后三次获得国家社科基金资助项目,其中《类型学视角下的明清汉语语法研究》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(第二批)立项资助(2015年),在汉语史研究领域具有独到的学术见解和学术创造。
     2016年1月10日,我校教授石锓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《类型学视角下的明清汉语语法研究》在学校举行开题咨询报告会。作为现阶段国家社科基金层次最高、资助力度最大、权威性最强的项目类别,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竞争十分激烈。石锓教授主持的该项目获批经费80万元,这是我校社会科学领域近年来第3个获此资助的重大项目。
    然而,对石锓来讲,重大项目的中标,不仅是其所领导研究团队雄厚的研究实力的证明,也体现了他毕生对汉语语法知识甘之如饴的探求与追求。

学海无涯:教授“回炉”当学生

    1991年,石锓从四川大学中文系硕士毕业,支边到新疆石河子大学中文系工作。1998年,他调任湖北师范学院(湖北大学前身),从事研究生处管理工作。在此期间,石锓并未放弃对学术的追求,在《中国语文》等高水平期刊上陆续发表了十余篇论文。2001年,石锓报考中国社会科学院并拜在江蓝生先生门下。“当时仍有不少零碎的学术思想,在查阅文献时,发现竟与江蓝生先生的想法不谋而合。”石锓说,那种“遇知音”的感觉让他突然感悟,自己心中并未放下对汉语语法研究的热爱。
    在攻读博士的3年间,石锓在汉语语法史研究的道路上一步一脚印,在艰苦钻研的同时,也硕果累累。“《汉语形容词重叠形式的历史发展》一书,便是在我的博士学位论文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,那时江蓝生先生还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副院长,工作极其繁忙,但再忙她总是及时地指导我论文的写作,并为我的论文查找资料。”石锓说,先生不弃愚鲁接他进师门,并一直关心他的学习和研究,他至今仍对先生感激涕零。
    2007年,石锓毅然辞去了湖北师范学院研究生处长的职务,投身湖北大学任教。再次站上三尺讲台从教为师的他,也并未放弃自己的学术研究。从音韵、词汇与训诂、语法到汉语史通论,再从“ABC式”、“AABB式”到“ABAB式”,石锓将汉语语法发展作为一种演进史,对各代历史及断代史的上下求索,其学术研究可谓皓首穷经。
    然而,在长期科研中,石锓愈发觉得学习的可贵。随着海外汉语教育事业迅猛发展,“汉语热”日益流行,石锓逐渐认识到自身对汉语国际化的应对能力仍显不足。为了支撑起学校文学院的学科发展,2010年石锓再次选择“回炉”当学生,时年48岁的他专程赴北京师范大学,拜在了我国语言学界的泰斗——许嘉璐先生的门下,开始了汉语国际教育和国学方面的研究。而那时,身为教授、博士生导师的石锓,已是业内知名学者,他与其它青年博士生同课堂听课,成为当时北师大人文学院交口称赞的一大话题。

科研攀登:做学术“走火入魔”

    “做学问就要投入,做学术不能马虎”,这是石锓经常挂在嘴边的话。对于科研工作,石锓丝毫不显怠慢,他保持着自己的学习态度,常常进入一种废寝忘食的境界,勤奋研究而不知疲倦。
    石锓的历届学生都知道,他在学术研究中有三大“怪癖”。其一就是,他不喜欢在思考问题的时候被打扰。“有什么事情随时可以联系我,但最好先发个短信,电话有时候会打断我的思维。”在外人看来,他有些走火入魔,石锓却认为“只有在凝神静气的状态下,自己才能专注于学术思维,不放过一闪而过的那点灵感。”
    这个习惯给予了石锓充分思考的空间。早在读博时,他便花两份钱单独申请一间二人宿舍,将从《中国语文》、《古汉语研究》上复印下来的期刊资料,按照语言种类、历史时期等细心分类,铺满了另外的一整张床铺,以供自己有时间来专注思考。即使在食堂吃饭时,想到独特新颖的观点,他也会立马捧着饭赶回寝室,在笔记本上记下自己的看法。石锓的一些文章篇目,就是用那两年积累的“素材”写出来的,“动笔写就是一个行云流水、水到渠成的过程,我很享受那种思维清晰、下笔流畅的感觉。”
    喜欢“钻牛角尖”则成为石锓的第二个“怪癖”。在文学院刘川鄂教授等学术同行们看来,石锓从2005年《唐以前的AABB式形容词语》到2007年《从叠加到重叠:汉语形容词AABB重叠形式的历时演变》,其很多研究课题都是“一个胡同钻到底”,能把一个“纷纷扰扰”类AABB词汇的形成、演变、发展从战国时期贯穿到当今,其资料爬梳所需的内耗与精力不是一般人能够经受得住的。此外,石锓还擅于在“故纸堆”挖掘新意,其获批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《类型学视角下的明清汉语语法研究》,便是从语言类型学的角度描写明清汉语语法的基本面貌,总结明清汉语语法演变的动因和机制。该项目得到著名语言学家邢福义先生的评价——一个研究汉语历史语法的新视角。
    石锓的另外一个学术“怪癖”,是他不鼓励自己的学生随意发表论文。他常说,“年轻人要珍惜自己的羽毛。”他认为做学术研究的人要想真正“立于学术”,成为“值得欣赏”的学术人,需要有“十年磨一剑”的长远眼光,并告诫自己的研究生们要珍惜自己的学术声誉,潜下心来做科研。在中国知网收录石锓的论文中,仅有的22篇论文均发表于《湖北大学学报》《广播电视大学学报》《丝路学刊》等学报、学刊以及《古汉语研究》《语言研究》等高水平学术期刊中,而石锓的其它数十篇文章,则多是通过约稿、学术会议等发表的,其对学术的专注与严谨可见一斑。

教书育人:教育家的高度自觉

    学术上一丝不苟的石锓,在教学中还是一个很有内涵、很有方法的老师。在课堂上,石锓擅于运用发散思维,将语言文学知识点串联起来引发学生思考,答题互动常常是他教学中必不可少的环节;在每学期第一堂课,石锓会发给学生一列“书单”,上面分版块、分单元对应精选推荐书目,让学生事先对课程内容有所了解,增强课堂学习的效率;在每周二晚上组织的学术沙龙上,石锓还会要求参与的学生分享自己或最近学习的文章,保证学生们有进度、有计划的开展阅读学习。
    这样身为人师的石锓,不无例外地收到了学生们的“点赞”。
    2015级汉语国际教育硕士熊茵说,虽然“压力山大”,但却很幸运成为石老师的学生。“他不仅在课堂上灌输我们以饱满的信息量,还会给学生们留出多余时间看书,充实自己的知识储备。虽然有很多教学、科研任务,但他却很少让我们帮忙做课题、整理材料、协助组织会议,因为他觉得学生的时间是很宝贵的,什么都比不上读书重要。”
    “我认为石锓老师有一种教育家的高度自觉性。”石锓的博士生弟子、2013级汉语言文字学博士杨红评价说,“他总是以一种‘鼓励式’的态度培养学生,即使学生的表现不佳,他也很少批评和打击,并牢牢关注那些在学习和生活方面偏离轨道的学生,提醒他们坚定信念,帮助他们克服困难。”
    石锓认为,汉语言文字学研究并不存在什么捷径,成功等于99%的努力加1%的天分,而其中学生的天分是可以培养的,学生成长的关键在于导师的培养。他希望通过自己的摸索和思考,逐步发掘学生们的潜在天分,不要求学生一定在专业学习上出成果,而是要让他们学会坐“冷板凳”,在学术研究中耐得住寂寞。
    目前,年逾50岁的石锓除了继续钻研古汉语语法外,还在每天坚持阅读英文原籍。每学期他都会去一趟北京国家图书馆,搬回大摞的外文文献书籍,然后潜心钻研和学习。用他的话讲,就是要更早地接触国内外汉语研究的新进展,缩短自己与时代发展的差距。石锓说,教师、教法、教材是汉语国际教育关注的三大中心工作,要使汉语知识持续走出国门,从事汉语国际教育的自己还得从“故纸堆”中钻出来,学会将汉语做出新意来。
    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。”从“汉语形容词重叠形式的历史发展”到“类型学视角下的明清汉语语法研究”,石锓始终表示,他多年来对汉语语法知识的热爱和坚持不会改变。一步一丈量,默默走在汉语语法研究路上的石锓还将继续探索他的行者之路。

原文链接:《湖北大学报》http://xb.cnhubu.com/HTML/2016-04-19/5885.html

 

 

版权所有Copyright © 2013 湖北大学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  

  

[管理入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