驻校作家晓苏趣谈文学创作中传统与现代的关系

我校驻校作家晓苏分别于3月19日晚、3月21日晚莅临我校开展题为“文学创作中传统与现代的关系研究”的讲座,我院学子积极参加。

晓苏老师首先指出,写作包括新闻、领导讲话、文学等多方面,主题广,而文学主题忌讳相同。成功的写作需要具备现代思维,善于反思批判与提出疑问。他在举例时提到,莫言的作品中故事是带有中国性的,叙事却是现代性、世界性的。人们对于罗丹的《思想者》传统上持肯定与赞同,但从现代性角度来讲有不一样的解读,正面雄伟,背面仿如排泄物,最终得出结论:任何事物都有伟大与平凡两面性。晓苏老师强调,传统的主题要求鲜明集中,一目了然,现代的主题要求丰富多彩;传统散文重于抒情,难出新意,现代散文敢于冲破桎梏。新疆的胡杨树三百年不死,三百年不倒,三百年不烂,过往多对它的持久永恒进行赞扬,现代散文《不要像胡杨树学习》却批判它占用雨露,给人们当头喝棒。

晓苏老师大体将传统和现代的区别归为四点。第一,传统是一元的,它指向一个方向,现代是多元的,它有多个出口和方式。小说《三个乞丐》中三个人的关系最终不明,没有结局,具有不确定性,是典型的“老瓶子装新酒”。第二,传统强调绝对,现代讲究相对。现代小说《老师》表现的便是文明与愚昧的相对关系。第三,传统多肯定,现代多否定。他在阐释《彼此》时说,它否定的是以忠诚贞操为主题的爱情观,主张爱情表现为一种真诚的体验。第四,传统重内容轻形式,现代更倾向于形式的创新。

最后,晓苏老师讲解了文学的形式感的四个主要部分:思维形式、结构形式、视角形式、语言形式。结构形式包括两条线交叉的交互式结构和圆形结构;传统视角关注全知,现代视角关注限知,例如傻瓜视角、死亡视角、儿童视角等。在谈到语言形式时,他提倡地方语言和口头语言的使用,同时“不要有洁癖”,粗鄙的语言也有其生命性,不该被视为洪水猛兽。

晓苏,1979年考入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,大学毕业后留校工作至今。一级作家。著有中短篇小说集《山里人山外人》、《黑灯》,长篇小说《五里铺》等。2013年1月初,晓苏公开炮轰电影《泰囧》对于文化产业的不良示范,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2013年5月短篇小说《矿难者》获第十届金嗓子文学奖。2018年3月5日,《三个乞丐》获得第五届汪曾祺文学奖。

 

版权所有Copyright © 2013 湖北大学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  

  

[管理入口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