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文讲坛第309期——张爱玲晚期写作的格局与限度

2019年6月6日下午3:00在人文逸夫楼A5017进行了第309期的人文讲坛,此次讲座的题目为张爱玲晚期写作的格局与限度。此次讲座的主讲人为文学博士程小强老师,程老师为宝鸡文理学院与新闻传播学院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。

此次程老师讲座的题目是《张爱玲晚期写作的格局》,程老师此次主要讲解了三个方面:一是关于张爱玲的评价问题;二是张爱玲晚期写作与晚期文学概念问题;三是如何评价张爱玲的晚期写作问题。

首先是第一个方面:关于张爱玲的评价问题。在关于张爱玲的评价问题中,程老师首先引用了傅雷和他的“趣味说”:傅雷表示《金锁记》是文坛最美的最美的收获之一,但对于《倾城之恋》和《连环套》等小说,傅雷却用“调情”“玩世不恭的享乐主义的精神游戏”等词语去批评。

其次是吴小如的“颓靡说”,吴小如表示张爱玲受到环境的桎梏,使她陷入颓靡的热情中,染上了过于柔腻俗艳的色彩,呈现出一种病态美的姿态。

最后,程老师对自己的“妥协论”进行了阐释,并表示妥协论是受解志熙老师的启发与奠基。

其次是第二个方面:张爱玲晚期的写作与晚期文学的概念问题。程老师对此方面的问题作了两个方面的阐释。首先程老师觉得其牵强——晚期写作的独立性需要辩证的看待,如何看待内容上的注释功能。其次程老师觉得其丰富了创作的内涵,拓宽了张爱玲对人与文的认知范畴。


最后,程老师提到了关于张爱玲研究的六个重要问题:

一、民国叙事与自叙传

程老师认为,张爱玲晚期写作的特色之三:民国叙事;张爱玲晚期写作特色之四:自叙传,也是最重要的创作特色,甚至有多位学者认为是张爱玲一生的创作面相,虽然一切文学皆是自传,但张爱玲走得更远。

二、晚期写作与前期写作比较:整体无超越,局部有开拓。

程老师认为由于作家写的是人生道路上她熟悉的那段有限生活,她将全部的社会经历、生活感受、艺术修养集中在一点上,成功地写出了她的《金锁记》,以后出于政治偏见,张爱玲满足于道听途说,不能深入地描写真实的生活,《金锁记》成为她的代表作,既是最初的作品,也是最佳的作品,起点即顶点。

三、张爱玲的精神自传

程老师认为在 《半生缘》最经典的几句话是:“回不去了”,“爱就是不问值不值得”,“火车轰隆轰隆像黑暗中驰去。”

四、极具艺术水准的《小团圆》

程老师说,张爱玲觉得过了童年就没有这样平安过,时间变得悠长,无穷无尽,是个金色的沙漠,浩浩荡荡一无所有,只有嘹亮的音乐,过去未来重门洞开,永生大概只能是这样,这一段时间与生命里无论什么别的事都不一样,因此与任何别的事都不相干,她不过陪他多走了一段在金色梦的河上划船,随时可以上岸。程老师关于张爱玲研究的最后两个话题:一是《爱憎表》两个话题:死亡与考试;二是关于《色戒》和《少帅》的研究。

刘院长赞扬程老师有扎实的专业素养,可贵的问题意识。他敏感多思,知识面开阔,他纵横捭阖,博学、专业、精准,他对于学生的提问,回答更是个性智慧。从他的言谈举止中我们了解到的是整个民国的风雨变幻,他绣口一吐,便是整个民国。


 

版权所有Copyright © 2013 湖北大学文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  

  

[管理入口]